此外,银监会、保监会等监管机构出台政策,限

2019-06-07 11:47:04

来源标题:此外,银监会、保监会等监管机构出台政策,限

  此外,银监会、保监会等监管机构出台政策,限制结构化资管产品杠杆水平,限制保险资管发行嵌套交易结构的产品等,同业理财产品大幅收缩,同业杠杆大幅下降。一方面,央行将表外理财纳入广义信贷考核,从总量上限制表外的无序扩张;另一方面,银监会开启地毯式排查,2017年初连下8文,对票据、理财、同业等几乎所有主流业务进行摸底排查。

  第一阶段,央行MPA考核控制信贷总量,银监会“三三四十”大检查,金融机构资产端和负债端“大探底”。

  2.3 2017-2018年:严监管,金融资产端+负债端同时“做减法”

  2017-2018年,地毯式监管开启,金融去杠杆从负债端转移到负债端+资产端。央行多角度引导货币市场利率提高,并拉长资金投放期限,使得银行负债成本抬高,挤压长期以来低利率和宽流动性带来的金融期限错配问题,减少套利空间,实现银行业负债端去杠杆。

  2)央行增加MLF等中长期资金投放,并提高MLF投放利率,抬升同业负债成本。至2017年6月30日,DR007利率由政治局会议日起上行62BP至2.69%,3个月期Shibor利率和10年期国债收益率持续上行。2016年7月26日,中央政治局会议提出要有效防范和化解金融风险,8月24日央行重启14天逆回购,并减少公开市场投放,2017年上半年逆回购和中期借贷便利(MLF)合计净投放规模比2016年同期减少1.66万亿元,货币政策中性趋紧,市场利率中枢上行。

  

  1)央行回笼货币,市场利率上行。2016年下半年起,金融去杠杆开启,央行通过货币回笼和拉长资金期限来提升货币市场利率,提高金融机构负债成本,挤压套利空间,金融负债端开始“做减法”。

  2.2 2016-2017年:金融层面去杠杆、防风险,金融负债端“做减法”

  金融危机后,我国货币宽松、监管放松、金融自由化增加了金融结构脆弱性,长期以来“低利率、宽流动性”的格局进一步滋生的金融期限错配以及套利空间。但同时也要看到,降成本的本质是向实体经济让利,补短板的本质是提供债务融资支持,二者均在一定程度上牺牲了商业银行的资产质量,因此在降成本、强监管的约束下,金融体系资金价格抬升,商业银行资产质量压力上升。